熱門文章
想做斜槓青年,先拿回人生選擇權
發表時間:2018-06-22

文/Stella Huang ....

掌握深度學習力,贏在入社起跑點
發表時間:2018-09-03

文/Stella Huang,Photo....

沒有花費上限,只有「是否符合公司最大利益?」

發表時間:2020-11-23 點閱:100
Responsive image

 

Photo by Markus Spiske on Unsplash

 

我不想用官僚體系扼殺員工的創意和效率。費用規定只是乍看能降低風險與省錢。就算拿掉規定後員工的花費稍微變多,代價依然遠小於員工無法發揮創意對公司造成的損失。我最愛的一個例子發生在2014年,一位初級工程師發現一個亟待解決的問題。

 

星期五早上,合作夥伴接洽部門的主管奈吉抵達Netflix矽谷總部。他們正在測試Netflix在三星和索尼等官方合作夥伴生產的電視上的串流品質。但奈吉一走進工作區就愣在原地。他看到的景象,應該說他沒看到的景象,令他驚慌不已。他回憶道:

 

Netflix投資重金,希望顧客在超高畫質的4K電視上也能收看《紙牌屋》,問題是目前為止沒有電視支援4K。我們空有超清晰畫質,但沒幾個人看得到。現在,我們的夥伴三星推出了目前市場上唯一的4K電視,價格昂貴,而且沒人知道消費者會不會買單。我那年的重點目標就是希望與三星合作,讓更多人能用4K畫質收看《紙牌屋》。

 

我們有一個媒體曝光機會,《華盛頓日報》高科技產品線記者福勒(Geoffrey Fowler)約有兩百萬讀者,他答應用三星的新電視收看《紙牌屋》進行實測。星期四,三星工程師帶著4K電視來到Netflix與我們的工程師先作測試,確保福勒先生有絕佳的觀看體驗。傍晚測試完畢,我們都安心回家了。

 

但星期五早上電視居然不見了。我問了設備部門,才知道新電視和我請他們清理的一批舊電視一起被丟掉了。

 

這下慘了。新電視預定要在兩小時內送到福勒家的客廳。現在聯絡三星的人也來不及了。我們得趕在十點前再買一台電視。我開始聯絡市區每一家電器賣場。得到的答覆都是:「不好意思,我們沒賣高畫質電視。」我的心臟都跳上了喉嚨,看來我們趕不上了。

 

就在我快哭出來時,團隊裡最資淺的工程師尼克衝進公司。「奈吉,你放心,」尼克說,「我處理好了。我昨晚來公司看到電視被扔了,你沒回我電話和簡訊,所以我開車去特拉西的Best Buy買了同款電視,今天早上測試過了。電視的價錢是兩千五百美元,但我當下覺得這樣做是對的。」

 

我目瞪口呆。兩千五百美元!一個初級工程師覺得公司授予他這麼大的權力,可以未經批准就花這麼大筆錢,只因為他覺得這是對的決定。我當下鬆了一口氣。這種事在微軟、惠普,或其他我待過的公司絕不可能發生,因為他們都需要層層批准。

 

最後,福勒很喜歡高畫質串流,《華爾街日報》刊出他的評論:「就連處變不驚的總統在高畫質下也冒汗了。我用高畫質電視播放Netflix影集《紙牌屋》時,還看得見飾演副總統的凱文.史貝西嘴唇上方的汗珠。」

 

我不希望有太多規定妨礙員工及時做出正確決定。對Netflix和三星來說,福勒的評論價值比那台電視高出好幾百倍。尼克的行動只依據簡單的指導原則:「以Netflix的最大利益為考量」。這份自由讓他能善用判斷力,做對公司好的事。

 

♦本文摘錄自零規則:高人才密度x完全透明x最低管控, 首度完整直擊Netflix圈粉全球的關鍵祕密

 

►►延伸閱讀

在Netflix,我們小聲慶祝勝利,大聲承認犯錯

不是家人,是隊友

你的職責不是討好主管,而是做最好的決定

追求創新,別再組交響樂團,改玩爵士樂吧

一個人勝出,不代表另一人被淘汰

人才密度─優秀的同事就是最好的福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