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什麼就是無法專心?就是這個癱瘓了你的注意力!

發表時間:2021-05-28 點閱:4159
Responsive image


邏輯推理、解決問題、多工和自制力,讓我們得以用智慧、創意和智力管理工作、家庭和生活。要做到這些,我們必須深度思考、保持注意力並維持彈性,這要感謝被稱為大腦CEO的「執行功能」(executive functions)。然而當我們心裡的對話開始扯後腿時,大腦執行功能也容易受到損害。

大腦執行功能主要由位於我們額頭與太陽穴後方的前額葉腦區支援,當本能不足以應付,需要有意識的引導行為時,執行功能就會介入。這些功能讓相關資訊在我們腦中保持活躍,篩除多餘資訊,阻擋會造成分心的事物,試探各種想法,將注意力導向該去的地方,並運用自制力——例如幫助我們抗拒打開新分頁的誘惑,以免落入離題愈來愈遠的維基百科兔子洞。簡而言之,少了大腦執行功能,我們將無法在世界上運作。

大腦需要這類神經領導的原因,是因為保持注意力、有智慧地推論、創意思考和執行工作往往都需要我們脫離自動模式,進行有意識的努力。這對執行功能是很高的要求,因為它們的負載有限。就像電腦運作太多程式時會慢下來,你的執行功能也會隨著要求增加而表現趨劣。

關於這種有限負載最經典的例子稱為神奇數字4,我們腦中任何時刻可以留存三到五個資訊單位。以一組美國電話號碼為例,要記憶200-350-2765,遠比要記2003502765簡單。前者的數字經過分組,所以你要背的是三個資訊;反觀後面的數字,我們要背的是連續不斷的十個資訊,對執行系統的要求更高。

勞力密集的執行功能需要愈多神經元愈好,但「小對話」會占據我們的神經負載。語言的反芻思考(rumination會把我們的注意力窄化集中到造成我們情緒困擾的源頭,偷走可以對我們更有用處的神經元。實際上,我們同時在處理「雙重工作」——做我們想做的事情,外加聆聽我們痛苦的內在對話,所以執行功能的負載量被占滿了。從神經角度而言,小對話就是這樣分割並模糊了我們的注意力。

我們都熟悉負面內在對話造成的分心。你是否曾在與親愛的人大吵之後,試著讀一本書或完成需要專注的工作?簡直不可能。吵架帶來的所有負面思緒消耗了你的大腦執行功能,因為你的內在批評者和它的怒罵已經占領公司總部,掠奪了你的神經資源。然而多數人碰到的問題是,我們一般從事的活動,重要性與影響力都遠超過記得一本書中的資訊。我們可能在工作,追求夢想,與他人互動,或是正在接受評核。

小對話造成的反覆焦慮思緒,是對專注工作最強的破壞者。無數研究都顯示它會導致失能。讓學生考試失常,使藝術表演者怯場並掉入災難化思考(catastrophize),同時削弱商場上的談判。舉例而言,一項研究發現,焦慮會導致人最初開價偏低、提早退出討論、薪酬也較少。這是委婉的說法,真正的意思就是導致工作表現不佳——而原因正是小對話。



►本文摘錄自《強大內心的自我對話習慣:緊張下維持專注, 混亂中清楚思考, 身陷困難不被負面情緒拖垮, 任何時刻都發揮高水準表現